機關黨委第二屆讀書節活動導讀之九 《論法的精神》讀後感

2019-07-01 09:51:40
原創

孟德斯鸠是十八世紀法國資産階級革命前期啓蒙運動的傑出代表,也是法國資産階級著名的法學家。《論法的精神》是其一生重要的著作,當時的伏爾泰把此書推崇爲“理性和自由的法典”。 《論法的精神》是資産階級法學最早的經典著作,它不僅爲法國和其他國家的資産階級提供了理論武器,而且也爲資産階級國家和法律制度的建立提供了模式和原則,追求自由、主張法治、實行分權的理論。

孟德斯鸠開篇便闡述了他的自然法理論。他認爲,“世間我們看到的萬物都是由一個盲目的命運所創造的”,這種說法荒謬絕倫,盲目的命運是無法創造“具有智能的創造物”的,而是有一個最淺顯的理性的存在。法就是這個淺顯理性與各種存在物之間關系的總和,同時也體現著所有客觀存在物彼此之間的關系。因此,從最大限度廣義上理解,法是源于客觀事物性質的必然聯系,世界上所有的存在物都有屬于自己的法。

孟德斯鸠把法分爲自然法和人爲法。他認爲所有規律産生之前,便有了自然法,理性是自然法的淵源,自然法是人爲法的基礎。在《論法的精神》中孟德斯鸠並沒有將政治法和民事法截然分開,因爲他探討的並不是法律本身,而是法的精神。法律與一國國情相符合、同已經建立或將要建立的政體的性質及原則相吻合,法律與國家自然條件的關系,與政治所能容忍的自由度、與居民的信仰、性情、財富、人口、貿易、風俗習慣的關系,以及法律條款之間的內在關系等等,這些關系和觀點的綜合便構成了所謂的“法的精神”。

三權分立學說是其思想核心。他提出了行政、立法和司法的分權理論,認爲三權相互制衡,才能保障公民的自由。三權分立原則作爲一種學說,最先由英國資産階級思想家洛克提出。《論法的精神》中孟德斯鸠進一步發展和完善了洛克的分權學說,主張“必須建立三權分立的政體,按照立法、行政、司法三權分立的原則組成國家。當立法權和行政權集中在同一機關之手,自由便不複存在了,因爲人們將要害怕這個國王或議會制定暴虐的法律,並暴虐地執行這些法律”。他還根據英國的政治制度說明各種權力之間的制衡關系,指明立法機關由兩部分組成,可通過相互的反對權相互鉗制,立法機關的兩部分都受行政權的約束,而行政權亦受立法權的約束,彼此協調前進。如同他的著作所說“當我一旦論證了原則,人們便將看到法律從原則引申出來,如同水從泉源流出一樣”。他的分權說並非空洞的政治理論,而是順應時代的步伐,提出的具有實際意義的政治綱領,其實質在于“階級分權”,這在當時適應了新興資産階級參與政權的需要。

孟德斯鸠用大量的篇幅論證了他提出的著名政治理論之一:政體分類學說。他把政體分爲共和、君主、專制三種。共和又可分爲民主政治和貴族政治。他反對專制政體,認爲專制政體意味著恐怖,“既無法律又無規章,由單獨一個人按照一己的意志與反複無常的性情領導一切。”即使有法律,也無實際意義,因此在那裏沒有任何保證維護法律。共和政體是一部分人民或全體人民擁有最高權力的政體。當全體人民擁有至高無上的權力時是民主政治,其需要一種更爲強悍的原動力,這就是品德——對祖國的熱愛、熱愛平等,這種愛要求人們持續不斷地將公共利益置于個人利益之上;當最高權力集中在一部分人民手中時,那就是貴族政治了,而建立在品德之上的節儉是貴族政治的靈魂。在民主下,制定投票權利的法律是基本法律,它對公民的選舉權與被選舉權,議會及政府官吏的職權做出規定。在貴族政體下,貴族是統治者而且有一定的數量,需要設立一個處理貴族事務的“參議會”,所以制定有關參議會的成員、資格、職權的法律,就是基本法。孟德斯鸠最爲推崇君主政體,他認爲,君主政體雖然由單獨一人執政,但卻遵照固定和確立了的法律執政;榮譽是其原則“它能喚起優美的行爲,與法律的力量相結合,能夠和品德本身一樣,引導政府達到其目的。”

孟德斯鸠非常強調自然地理環境對社會政治法律制度的作用,甚至認爲這種作用具有決定性。他說,在擁有廣闊平原的亞洲不能不實行專制,“因爲如果奴役的統治不是極端嚴酷的話,便要迅速形成一種割據的局面。這和地理的性質是不能相容的。”“在歐洲,天然的區域劃分形成了許多大小不等的國家。在這些國家裏,法治和保國不是格格不入的。”他還認爲,炎熱的氣候和肥沃的土壤使人們懦弱而不能維持自己的自由。相反,貧瘠的土壤和寒冷的氣候能磨煉人的意志和性格,使人勇敢、堅強而一心捍衛自由。因此,立法者在制定法律時首先要考慮這些因素。

孟德斯鸠的貢獻還體現在所運用的曆史主義和整體主義的研究方法上。孟德斯鸠的全部理論都建立在對曆史事實和世界各國古今政治、社會與法律制度實踐分析基礎之上,從社會——曆史——文化以及人們生存環境中的各個因素相互聯系與影響的動態關系中把握一國政治法律發展變化的規律。這是對傳統政治學、法學研究方法的超越,使政治學和法學的研究向科學前進了一大步。

孟德斯鸠未能完全摒棄封建制度,他的觀點趨向于將封建制度和資本主義民主制度相結合,另外他也未能在立法方面脫離宗教。他認爲宗教可以在法律中起到一定積極的作用。這些都成了他日後研究以及觀點的局限。但是不能否認這位偉大的思想家的這部巨著給世人帶來的巨大影響。《論法的精神》在那個黑暗的年代給了多少人思想的啓迪,給歐洲的黑暗的封建統治社會帶來無限的光明。更給後世留下一筆無可估量的財富,讓後世的人們不禁感歎偉人的智慧與思想是如此之偉大。

(團委黨支部推薦)

發表評論
評論通過審核後顯示。